2345软件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IT业界 > 正文

4G想砍掉固网?还得看固网答不答应

摘要:

无数事例已经证明,在中国,值得等待的东西,才是好东西,对于4G,我们还是耐心点吧。

  无数事例已经证明,在中国,值得等待的东西,才是好东西,对于4G,我们还是耐心点吧。移动4G试商用的消息一传开,一个朋友打来电话:有了4G,我是不是可以砍掉固网?这的确是个问题,因为来自各种宣传报道的说法是,杭州TDD-LTE最高速率可达100Mbps,远高于现有的宽带速率,但要回答这个问题,得先来看看几个数据。

  4G速率高,这毫无争议,但高多少,要靠数据说话。在目前对杭州的TDD-LTE网络的报道中,不少媒体都提到“从实测速度来看,其下载速度最高可超过100Mbps,是目前3G上网速度的数倍。”业内人一看就笑了,100Mbps是4G的理论速率,需要信号好的地方,将一个扇区内所有资源都由一个用户独享才可能达到,而实际情况中,移动信号都是由数十个甚至上百个用户分享,所谓“实测”根本不可能是在实际环境下的测试。来看看国外4G运营商的实测速率。Telstra(澳大利亚电讯)的4G网络平均速度为12.5Mbps(测试次数2188次);Optus(澳都斯)的平均速度为 13.6Mbps(测试次数为110次),而且根据其地理位置不同速度略有不同,40%的测试取得了不低于5Mbps的速度。70%的测试取得了不低于 10Mbps的速度——这约为Telstra所宣传最高速度的四分之一。

  再来看技术,Telstra使用的是FDD-LTE技术,这种技术的特点是在单载波情况下,上下行带宽均可达到20MHz,杭州试商用的是我国自主研发的TDD-LTE,上下行带宽共用最多20MHz,这意味着当用户数增多时,后者实际使用速率受到的影响将高于前者。中移动拥有全球最大的移动网络,用户总数近7亿,网络承受压力可想而知,与地广人稀的澳大利亚相比,实际速率并不乐观。

  此外,移动网络的连贯性一直是个老大难,即便是到了4G时代。早在2010年,美国的移动运营商Sprint和Verizon便推出了4G 网络,有媒体实测过二者与固网之间的对比。结论是,4G用来进行简单任务如发邮件和上网不用太担心,如果你需要看流动视频与玩线上游戏,砍了DSL缆线无疑是个坏主意。当然,随着4G网络的优化,现在的速率和稳定性一定高于刚开始,但像有线宽带一样支撑高清视频在电视上直接播放,还很难达到同样的用户体验。

  最大的难题在于基站建设。4G是一种全新技术,为了保证速率,对于基站建设的密度要求非常高,从一位无线专家处获得的数据是密集城区站距为400米(甚至更少),也就是说,每隔400米,就得建一个基站。看到这里,懂的人都明白了,这意味着4G很难做到像2G或者3G一样的无缝覆盖,因为,这年头,建个基站太难了。从2008年开始,本报便持续关注移动基站建站难,一个基站年租金10万元的行情绝不是孤立案例,无论是居民对于辐射的恐慌,还是一些物业对租金的坐地起价,建一个基站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呈直线上升趋势。仅以上海为例,据初步估算,4G全覆盖所需LTE基站大约在6000-8000个左右,这个数字对于三大运营商来说,都不是一件易事。可以想象的是,即便4G发牌,三大运营商走的路也一定是4G、3G双网并行,这种情况下,家庭和企业用户对高带宽的需求很难得到满足。

  当然,4G想要替代固网,还得问问固网答不答应。2013年两个传言中,宽带中国战略的出台比4G发牌更加靠谱,中移动和传说中的国家广电拿下固网牌照,也没有太大难题。四家运营商如今推进的都是光纤网络,其速率达到100Mbps,甚至千兆都已有成熟案例,而且其实际速率与运营商宣称的最高速率之差远低于4G。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高带宽应用的体验上,移动技术还很难超越固网。

  从投资角度而言,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光纤宽带上投入已数百亿,3G今年才刚刚看到盈利拐点,不太可能就此放弃重金砸向4G,更不可能鼓励4G替代固网,这种微妙的心理一定会影响最终4G的资费制定和营销策略。唯一的变数自然是中国移动,如果今年国家宽带战略和4G发牌同时进行,双线作战,对于财大气粗的它来说,也是件值得思量的事。

  写到这里,有人要讲了,你在唱衰4G。错,上马4G,我绝对举双手赞成,中国太需要在第四代移动通信时代赶上世界步伐,不至于重蹈3G落后国外十年的窘境,但因此而狂热,却没必要。无数事例已经证明,在中国,值得等待的东西,才是好东西,对于4G,我们还是耐心点吧。



今日最热资讯本周最热资讯

本月最热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