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5软件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IT业界 > 正文

Facebook谷歌AI研究者为什么就在CEO旁边工作?为什么?

摘要:

2月22日消息,《纽约时报》撰文称,在谷歌、Facebook和其它的科技公司,人工智能研究团队就在CEO旁边工作,它们为什么会这样安排座位呢?

  2月22日消息,《纽约时报》撰文称,在谷歌、Facebook和其它的科技公司,人工智能研究团队就在CEO旁边工作,它们为什么会这样安排座位呢?

Facebook谷歌AI研究者为什么就在CEO旁边工作?为什么?

  Overstock.com总部位于盐湖城附近,该公司的研究部门OLabs就在首席执行官的办公室外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如果你想了解一家科技公司的发展重点,看看它的办公室座位安排就能知道。

  在谷歌的硅谷总部,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现在与专注于人工智能的研究实验室Google Brain在同一个楼层办公。

  当Facebook在其办公室设立自己的人工智能实验室的时候,它曾临时将AI研究人员的办公桌置于其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举行会议的会议室旁边。

  “我可以直接从我的办公桌那与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Facebook首席运营官)击掌,AI团队就在我们的旁边。”Facebook首席技术官迈克·斯科洛普夫(Mike Schroepfer)说道。

  就连总部位于盐湖城地区的在线零售商Overstock.com,现在也创立了一个名为OLabs的小型研究部门。该部门就在公司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伯恩(Patrick Byrne)的办公室外。

  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正在拉近研究实验室和其他影响深远的工程设计项目与老板的距离。该举传出的信号显而易见: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对于首席执行官至关重要。他们的工作甚至可能是公司的未来。

  “世界发展正变得越来越快。它正受到技术和创新的驱动。”撰写过多本商业领导力书籍的哈佛商学院名誉教授约翰·科特(John Kotter)指出,“这些企业很多都认为技术创新的速度应当是一切的核心。”

  领导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Google Brain的杰弗里·迪恩Jeffrey Dean,与谷歌首席执行官在同一层楼办公

  一年前,Google Brain的数学家、程序员和硬件工程师团队在公司园区另一侧的一座小办公楼里工作。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它转移到了另外的办公楼,如今就在皮查伊和其他高管的办公室附近的休息区旁办公。

  谷歌著名的工程师、Google Brain负责人杰弗里·迪恩(Jeffrey Dean),与皮查伊的办公室就只有一小段步行距离。开发出可自行生成逼真图像的新AI技术的研究员伊恩·古德菲洛(Ian Goodfellow)以及探索通过新型计算机芯片加速AI研究的诺姆·尤皮(Norm Jouppi),也是如此。

  “任何的CEO都会想很多员工坐在哪里方面的问题——以便他们随便走走,就能跟那些员工展开交流。”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会成员、谷歌云计算团队负责人黛安娜·格林(Diane Greene)说道,“他将那个部门挪到到自己身边本身就意味着很多。”

  Google正在大举押注古德菲洛等研究者在探索的AI技术。该项研究的进展,仍然存在着很多的疑问。但皮查伊和其他的谷歌领导层成员希望,它将会加速从智能手机和家用电器到互联网服务和机器人的各种产品的进化。

  对于伯恩来说,在Overstock整顿员工座位表有点像军事里常见的管理策略:军官会与一个被认为比组织里的其他部门更为灵活的小型“指挥行动组织”密切合作。

  “我们过往变得有些官僚主义,”伯恩说道,“这是在官僚体制之外创造更多竞争的一种方式。”

  这些大公司正试图复制硅谷初创公司的氛围:让老板坐在每个人的身边。随着初创公司的发展,它们经常把关键技术团队放在首席执行官身边。曾担任软件公司VMware首席执行官的格林说,她总是特别注意坐在顶尖工程师的旁边,因为他们能够看到公司的未来。

  这种安排也有局限性。当Facebook建立了一个团队来探索虚拟现实在其庞大的社交网络上的未来的时候,它做出了类似的座位变动。该团队已经不再坐在扎克伯格旁边。Facebook说这是因为该团队变得太过庞大了。但是在硅谷,虚拟现实已不再是最热门的话题。这份殊荣归属于人工智能。

Facebook谷歌AI研究者为什么就在CEO旁边工作?为什么?

  Overstock.com的研究人员。“我们过往变得有些官僚主义。”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伯恩如是谈到员工座位的变动。

  在Facebook,重要团队坐在哪里一直都是一件十分紧要的事情。以前,该公司的广告团队坐得离扎克伯格远远的。然而,根据曾出书讲述其在Facebook供职经历的安东尼奥·加西亚·马丁内斯(Antonio García Martínez)称,在Facebook挂牌上市并开始发力提升营收之后,广告团队的重要成员的座位转移到了老板旁边。

  在Overstock,伯恩每次离开办公室时都会路经他的小型研究团队。和格林一样,他认为这带来了与那些员工进行自然互动的机会。该团队的成员可以与他讨论他们的工作,拥有哲学博士学位、素以商业决策剑走偏锋闻名的伯恩也会与他们分享他的洞见。在没有正式演示的压力的环境下,他可以近距离了解到工程师们因为什么而感到兴奋不已。

  “无可否认,拉近距离会促进他们之间的对话交流。”前团队成员、技术专家兼战略师贾德·巴格利(Judd Bagley)说,“能够走到公司里的任何一个人身边,跟他们打招呼,偶尔还拿他们桌上盘子里的法式炸薯条来吃,伯恩为此感到很自豪。”

  借助OLabs团队,Overstock成为了第一家接受比特币数字货币支付的大型零售商,该实验室最终也衍生了一家寻求将比特币技术应用于金融交易的公司。现在,在谷歌和Facebook上的AI实验室,研究人员主要聚焦机器学习。该类技术涉及能够通过分析大量数据自行学习执行任务的系统。

  如果首席执行官接近这些研究人员,他或她是从他们那里学习点什么。但老板也向他们展示了他们对公司的重要性。曾领导Twitter AI团队的创业公司高管凯文·奎恩森(Kevin Quennesson)认为,对于不一定马上就能给公司带来收入的工程师和数学家来说,那会带来很强烈的价值感。

  他还警告说,公司也可能会给研究人员施加过多的从一项属于未知旅程的工作中带来成果的压力。巴格利说,在与首席执行官进行如此多的自然对话以后,员工有时会很难区分“正式的指导和非正式的头脑风暴”。

  马丁内斯说道,你在Facebook的地位,从你的办公桌离扎克伯格有多近就能看出来。如果你离老板很近,其他的部门就会怨恨你。

  公司的发展重点也往往起伏不定。在Overstock,一个新的比特币项目将挤到OLabs旁边。在Facebook,AI实验室不再与扎克伯格并排办公,因为它也变得太过庞大了。

  尽管如此,该团队对于该公司来说仍然尤其重要,因为它有助于确保“我们社区的安全和完整性”——据斯科洛普夫说,它已经成为Facebook用于防范其社交网络上虚假的、误导性的或危险的活动的武器。AI团队离扎克伯格仍然只有几步之遥。

响应“净网”行动号召,营造绿色健康互联网环境!快速评论
回复
最新评论(共0条评论)
评论空缺中,快来抢沙发!


今日最热资讯本周最热资讯

热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