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特软件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张译评价胡歌超高评价,看到黑泽明大师的电影气质

摘要:

11月22日晚,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亮相第2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在厦门举行了一场特别放映会,刁亦男导演携主演胡歌亮相映后交流。胡歌坦言刚进组没有自信,怕完不成拖后腿。拍摄过程中,胡歌认为最难的不是语言,而是要从气质上去接近人物。

  11月22日晚,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亮相第2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在厦门举行了一场特别放映会,刁亦男导演携主演胡歌亮相映后交流。胡歌坦言刚进组没有自信,怕完不成拖后腿。拍摄过程中,胡歌认为最难的不是语言,而是要从气质上去接近人物。

  胡歌在电影开场前,搀扶着卢燕进入影厅,与现场媒体一起观影。此外,好友祖峰和张译也来观影,在开场前即与胡歌热聊。在映后交流时,胡歌坦言,能把电影的国内首映放在金鸡百花电影节,感到非常荣幸。

  刁亦男介绍,这部电影花了两年时间来写剧本,写的时候是把一些灵感想象与现实生活的对应,这些都刺激了创作,写了这样一个边缘人物找到尊严和存在的过程。

  拍摄过程中,刁亦男觉得困难的地方在于,拍摄中有85%的夜戏,还有大量群众演员调度,演员们非常辛苦,每天要工作到凌晨,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

  胡歌则谈到,导演对电影的爱可以战胜一切困难,“导演是个很任性的人,任性体现在对目标不惜一切代价,为了一个镜头一场戏去付出和努力。”

  谈及选择胡歌的原因,刁亦男透露是缘分和命运,“我在杂志上看到一张胡歌的照片,非常打动我,那张照片里他的脸上有很多故事性,是不一样的胡歌,有叛逆和不羁,从造型上就吸引我。”

  胡歌则补充表示,导演来找他的时候,第一感觉是意外,“因为我也看过导演的作品,他找我的时候,我正处于工作相对迷茫的时期,一直在等好的剧本和角色。接到这个角色,一开始很忐忑,因为是我从没有尝试过的题材,再加上导演之前的《白日焰火》这么优秀,我怕完不成怕拖后腿。”

  进组之后,胡歌也把这种担心跟导演毫无保留袒露了,“我跟导演有一次彻夜长谈,跟他说了我的不自信,导演给我特别大的耐心。”刁亦男说主要是两人喝酒了,就什么都聊,说创作和生活,他认为:“导演和演员合作要彼此信任,交坦诚的朋友。”

  刁亦男透露,胡歌遇到困难看不出来,始终是一个状态,非常平静。刁亦男形容,胡歌的表演像机器一样一条一条演,他觉得胡歌的内心有某种动力支撑他完成表演。”

  胡歌则谈到,他觉得最大的难度不是用方言表演,那是技术技巧层面的。困难的是创作过程中要从气质上去接近,在塑造角色的过程中,“要从内在找到感觉,经历了煎熬的过程。”在开机没多久的时候,导演曾问过胡歌感觉怎么样,那时候胡歌觉得有好的也有不好的部分,他也把负面的东西保留下来,这种焦虑不安恰好与角色吻合。

  这次跟廖凡合作,胡歌自谦表示跟他相差几卡车的距离,知道他来很高兴,即便两人没有对手戏,他刚进组也非常关照我。有一次,两人读完剧本在导演房间看电影,他跟我聊了很多人物塑造的想法,在生活上也很关心。

  而桂纶镁与胡歌的对手戏最多,胡歌觉得她是真的方方面面都值得尊敬,“最早进组住到城中村体验生活,她为这部戏付出很多。有场戏拍摄的那天还发烧,她拍了两三条体力透支还坚持拍摄,侧拍有拍到我们过了之后拥抱在一起,她那天特别不容易。”

  曹保平也来到现场观影,他评价电影特别好,这是他第二遍看,对老刁充满敬意。在他看来,剧情片特别难选择,到底是用情节叙事,还是用声音和造型,而刁亦男这次是特别彻底用声音、画面、造型来完成电影的叙事,“我特别明白其中的难处,很多场戏多么用心,完成度特别特别高。很多地方像闲笔,比如拍野鹅塘、家属楼,导演用有点奢侈的笔墨拍摄,不只是造型的味道和感觉,还有正常的主流视角下不被关注的人群,有非常多镜头游离出去拍生活,这是文学才能达到的。”

  刁亦男回应,因为他除了给观众看一个故事,也想让他们看到世界。

  曹保平认为胡歌的表演非常奇妙,不动声色和冷静都很好。此外,电影的群众演员处理得非常好,将近2000人,他们特别生动。其中胡歌和桂纶镁跟群众演员稍微有点不一样,这跟他自己在拍的黄渤也有点像,有时候演员需要主角光环,藏在哪是表现能力和想法,不是要完全淹没。

  胡歌则对此表示:“我觉得我这次表演完全是导演调教,我是一张白纸来的,跟导演说我忘记我以前所有的技巧和经验。”

  刁亦男笑言,胡歌这是把难题交给他来回答。“我想要演员在画面里给我一个中性化的表演,群众就更加现实主义,毕竟电影是关于他们俩 在黑夜很多抽象空间里的,在那样的情境下不能完全放开有烟火气,要去试探神秘,区别于现实,呈现出中性的状态,有时候还会打压一下不要顺着,要反着和藏着。”

  曹保平听完对胡歌提出邀约:“我一定要写一个适合你的角色。”

  在话剧《如梦之梦》中与胡歌有过长久合作的老艺术家卢燕也来观影,并评价胡歌:“我觉得他演得太好了,呈现了一个完全跟他本人不同的人物,我非常高兴看到他演技这么好,在戏里有这么好的表现,这么好的导演给他创造这么好的机会。胡歌是一位不自私、有德性、有修养的演员,对对手有帮助,帮助我很多。我们合作话剧,他会把我的词背下来告诉我。”

  张译则是憋着尿看完的,大赞电影非常惊艳,“烤羊肉串的烟斜飞出去,特别喜欢。一直特别期待的是一场湿漉漉的爱情,没想到是震撼人心的追凶。这部电影对老胡很重要,我代表井柏然、吴京的攀登男团来支撑他。我在胡歌的表演里看到了三船敏郎的影子,在电影中看到了黑泽明大师的气质。”

  张颂文对导演所说的“电影并没有太多想表达的主题”深表认同,“我看见里面有很多生活在武汉一带的地域色彩的南方人。来的时候,我还在想胡歌有可能演不了,你太红了,很难去掉对你的印象,但我第一场戏就信了。感谢导演,顺拍很容易让演员进去,你的镜头都在帮助演员,做你的演员很幸福,未来这些演员履历表上这部都是他们的代表作。”

  祖峰直言,好久没有看到这么精彩的谍战片,“电影是离文学最近的,很多其他电影像小说,这更像一首诗。我在观影看画面的时候,脑子里会出现文字。导演用野蛮和荒诞的文字描述了一些边缘的人,我们何尝不是这样。”

相关资讯



今日最热资讯本周最热资讯

本月最热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