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特软件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IT业界 > 正文

N号房受害人首次发声说了什么?N号房受害人发声全文受害详细经过

摘要:

“N号房”事件在韩国引发了轩然大波,该网络性剥削事件曝光后,警方掌握的74名受害人中,未成年受害者引发广泛关注。

  金贤正:你们不认识,也不知道名字,你怎么想到要把账户给他呢?

  受害者:他给我发股票照片和即将汇款的图。他对我说“卖掉这只股票需要5天时间,我先把这张照片发给你,相信我,等等我。”

  金贤正:给你看股票,就像是在跟初中生炫耀“我是玩股票的人啊”,从初中生的立场来看,这个人真的是有钱人。你就相信他了?

  受害者:是的。那时候就信任他了。

  金贤正:因为那时候需要用钱,而这个人又说要给你一大笔钱,所以你就先把账户和名字给他了?

  受害者:是的。几分钟后,他说要送我手机,需要我的地址和号码。那时候,我对这个人已经很信任了,就告诉了他我的电话号码和家庭地址。

N号房受害人首次发声说了什么?N号房受害人发声全文受害详细经过

  被掌控全部信息,拍摄超过40个性剥削视频

  金贤正:在嫌疑人这样掌握到你的全部个人信息后,他就开始操控你。嫌疑人一开始就要求你拍摄猎奇的影像吗?

  受害者:是的。刚开始只要求拍身体照片,但几个小时后就问能不能把露脸的发过去。我很有负担,所以就问能不能见面后拿到钱再做,他回答说“我都给你买礼物了,你连这个也做不到吗”,他语气有些强硬(让我有些害怕)。

  金贤正:所以你是怎么做的?

  受害者:就是按照要求去做。但是突然又让我做一些奇怪的动作……我到现在也非常痛苦,心太痛了,真的非常痛苦。

  金贤正:那个时候你只是初中生,为什么都按他说的做?

  受害者:我的样子、声音,所有个人信息都在这人手里了,如果说不干了,我很害怕他拿这些信息威胁我。

  金贤正:你拍摄了多少视频资料呢?

  受害者:超过了40个。

  金贤正:身体上有没有留下伤痕,你有没有去医院接受治疗?

  受害者:比起身体受到的伤害,我心灵受到的伤害更大。从那时起,我晚上就睡不着了。

  我产生了躁郁症和忧郁症,有一段时间都不敢出家门,感觉一出门就会被跟踪一样。出门的时候会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让谁都认不出来,即便是夏天也全副武装。

  金贤正:天呢,那得有多难受啊。现在想起来,那些视频应该是传到了N号房间一样的地方吧?

  受害者:是的。我听说如果视频在色情网站上被非法分享的话,名字、电话号码、地址都会写上的。看过视频的人都知道我的长相,所以他们会不会拿这个威胁我呢?会不会拿这个来折磨我一辈子呢?在公司上班的话,会不会被抓住尾巴呢?那件事之后的几周,我换掉了手机号码,也搬了家。

  更善于操控未成年人,这部分受害者更多

  金贤正:根据警方掌握,通过这种方式受害的女性多达74名。据说其中有16名未成年人,你认为这个数字是全部吗?

  受害者:不是的。她们不都是像我一样通过聊天软件认识的吗?那里有很多找赞助兼职的聊天,太多了,所以我想应该不止74人,可能会很多。最让我震惊的是他们对10岁的孩子做出的事情,如果发身体照片,会给孩子5万韩元的礼物券。

  金贤正:你听说有被害人10岁?

  受害者:嗯。我个人觉得,未成年人应该比成年人更多。因为无论是有条件见面(援交)的软件还是推特账号,大部分使用者都是学生。他们更擅于操控不懂社会的未成年人。

  金贤正:对未成年人犯下这一罪行者,将加重处罚。所以未成年人受害者鼓起勇气提供证词是非常有价值的。也许你听说过了,这个N号房的运营者中最恶毒的博士,被一家媒体曝光身份信息了。

  受害者:是的,我看的时候手都抖了。他当面装做善良,背后却这样把未成年人的色情视频全都公开,还进行威胁,并毁掉一个人的人生,真是让人气到发疯。

  韩国警方:在聊天室看视频的人也要查

  “N号房”事件曝光后,引韩国舆论震怒。在韩国总统府青瓦台问政平台“国民请愿”上,已有超过300万人要求政府公开犯罪嫌疑人个人信息,创下请愿人数之最。

  《中央日报》报道称,警方在调查“N号房”事件过程中锁定了124名嫌疑人,目前已逮捕赵主彬等18人,并把调查重点放在积极参与“N号房”经营的嫌疑人身上。但警方也表示,将根据舆论要求,把单纯在聊天室观看相关内容的人员也列为调查对象。据推测,“N号房”的用户最多可能高达26万人。

  韩国总统文在寅3月23日表示,“要把这起事件当成一起重大犯罪案件,通过彻底的调查,对加害人进行严惩。尤其是针对儿童和青少年的数字型犯罪要严惩不贷”。青瓦台核心官员称,“总统认为,这件事不仅关乎女性的问题,也是关乎韩国社会安全和基本人权的问题”。

  但韩国相关专家表示,要从根本上解决N号房问题,必须重新审视聊天室中兴起的网络性犯罪。根据韩国现行法律,在聊天室中观看或发言的用户仅被认为是“使用者”而非施暴者,因此他们无法被惩罚。只有直接生产或散播性剥削视频的人,才能适用涉及性暴力犯罪等相关特例法或青少年保护法律。而即使是这些可被量刑的直接施暴者,所面临的最高刑期也可能只有7年到10年。散布性剥削视频者,根据韩国的《信息和通信网络法》,仅会被指控为散布色情内容,面临“入狱少于1年或罚款低于1000万韩元”的判罚。

N号房受害人首次发声说了什么?N号房受害人发声全文受害详细经过

  韩国“N号房”事件:检方最早今天提审嫌犯赵博士

  据韩联社报道,涉嫌在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聊天群散布未成年不雅视频的性剥削案嫌疑人赵主彬(音译)25日移交检方后,被收押于首尔看守所,检方最早将于26日提审。

  首尔地方警察厅25日8点40分许将赵主彬送往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并建议以违反《青少年性保护法》的罪名提起公诉。为预防新冠肺炎疫情,检方人权监督官改以视频连线方式与赵主彬面谈,询问相关情况。赵主彬已在警方调查取证阶段聘请专接性犯罪案件的律师。

  鉴于调查范围可能扩大,检方已经组建21人组成的网络性犯罪特别调查专案组,最早有望于26日提审赵主彬。检方将秉持零容忍原则彻查其他共犯,并删除影像防止传播,设法补偿性剥削受害者的损失。

  因逮捕期限临近,警方不得不将此案移交检方审查起诉,但警方将深挖余罪,检方也将指挥配合警方调查。据悉,检方可能延长逮捕期限,对本案进行最长20天的调查后提起公诉。

相关资讯



今日最热资讯本周最热资讯

本月最热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