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特软件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黑龙江大学三号楼教室视频 黑龙江大学三号楼教室视频资源

下载
爱奇艺 V6.8.89.6786
大小:38.3MB     类别:网络电视

黑龙江大学三号楼造人,黑龙江大学三号楼视频,黑大三号楼女主角,黑大三号楼事件视频,黑大三号楼事件图片;八卦这么多,不如下载这款美女交友软件,跟美女一起来八卦

其实吧,这是知乎上说的很清楚。不是什么大事,别到处传毁了别人一生。

黑龙江大学三号楼教室视频 黑龙江大学三号楼教室视频资源

黑龙江大学三号教学楼在什么位置3号教学楼位于黑大的C区,如果从B区-C区的地下通道走,过通道的右侧楼就是3号楼(左侧是4号楼,两个是对称的一样的楼)。黑大的27号宿舍楼8层以上是宾馆,最低价位是80块钱。


那一年的7月9日上午11点40分,哈尔滨的某个高考考场内,结束的铃声早已响过,脱离苦海的高三生或嗷嗷叫着或若有所思地离开这个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战场,无论骄傲或悔恨。一个愤青在考卷被老师强行没收后,壮怀激烈地在黑板上留下上面那几行“反诗”,拂袖离去,颇有一番“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凉气势。旁边一个大个子嘿嘿一笑,对着远去雄赳赳的背影竖起大拇指:“哥儿们,NB!”

半个小时前,这个竖拇指的大个子还笃定地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热泪盈眶地盯着政治考卷上最后两道大题的空白部分做冥思苦想状。监考老师慢慢地从他身边踱过,一阵微风轻轻的指引,头顶的地方偏离了中央,忽然瞥见两颗大滴的眼泪正肆无忌惮地滋润着考卷。老师无奈地摇摇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知道后悔了吧。”

“同学,能想起什么来就赶快写吧,还有半个小时就交卷了。”

如果老师知道眼前这个考生脑子里面转的是什么念头,极有可能当场经脉逆行吐血而亡——“还有半个小时,还有半个小时我就自由啦,下午打球去,还有红博那儿的电子游戏,总算能赶上世界杯的最后两场,靠,这次法国倒TMD牛的可以……我梦寐以求的生活。哎?我怎么哭了哪?太激动了,真是性情男儿。靠,不成,我内急……”。

8月上旬,这个疯玩了一个月的性情男儿手捧着成绩单欲哭无泪,两分的差距,心目中的大学擦肩而过。又是一个月的苦苦煎熬,幸亏老爸老妈姑姑舅舅四个方面军的力挺,我们的性情男儿接到H大预科的通知书。站在东大的大门口,又一次的热泪盈眶:“我,萧天的大学生活终于开始啦!”

预科是大学这款RPG游戏的测试版,通常是成绩不太好的特长生上大学的首选,学校也因为可以招到更多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能为学校在各种比赛上出把子力气的傻孩子而大行其道。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每年的预科招生也是学校期待已久的收入来源。所以,东大的预科生就成了一个特殊学生扎堆的地方,这个群体具有以下三种特征:

1 运动能力很是突出(但是其中不乏拥有各种运动员证书却狗屁不会的主) 2 都是财主或者各路神通的子女 3

热衷于在各种江湖纷争中发挥余热。如果你在H大的校园里看到有人符合以上三点的话,那么恭喜你,你有幸亲眼瞻仰东大预科的风采了。

所以,98预科报到的那天,H大主楼前的广场被各种高档汽车堵的水泄不通,BMW趁乱非礼了奔驰的屁股,奥迪骑在丰田的头上撇条……引得不少路人驻足观望,有家长时刻不忘教育身边的孩子:“看到没,现在大学老师的待遇多好……”。

此时的主楼大厅杀气腾腾,N百人(请注意,这群人里少有预科学生本人,也少有学生家长,通常是家长的司机、秘书等跟班级人物)挣扎着向财务处发起一波波的进攻。财务处的正副处长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激动得四支手紧紧握在一起,默默无语两眼泪啊。

满头大汗的萧天经过一番艰苦的肉搏,从N个人的脚下匍匐爬了出来。 “靠,真TMD,现在交银子怎么跟抢爹似的!34楼113,先去看看朕的寝室如何。”

十分钟后,萧天站在一栋暗红色的建筑物面前倒吸了大学生活的第一口冷气,寝室门口上方的四个阿拉伯数字无比骄傲向世人炫耀它的资历:1942。

傻了,完完全全傻了,1942年的房子还能承受大学宿舍的重任吗?萧天怀疑自己走错了,在他印象中,这样的老古董完全有资格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建筑,而大学的寝室应该象电视剧《北京夏天》里面一样,充满了向往和希望,而不是这个让人看到就联想起新龙门客栈的地方。

安全第一,还是问问的好。”环顾四周,一个叼着烟屁股,面部被浓密落腮胡子刻画的满是沧桑的黑胖子正夹着篮球晃晃悠悠地走过来。

“老师,麻烦您我问一下,98预科是这个楼吗?”

胖子一愣:“兄弟,你是98预科的?我也是,我叫辛航,就是咱们H大的家属。”

“我靠,”萧天暗自叹了口气,“这H大预科怎么没有年龄限制啊?”

辛航没有给萧天回答的机会:“哥儿们,抽烟!”,说着从运动短裤后面抽出一盒被坐扁的红山茶。

“不了,我不会。”萧天很少吸烟,而且他对这盒与辛航臀部发生过亲密接触的红山茶丝毫不感兴趣。

辛航没有注意萧天的反映,兴致勃勃地又掏出一棵烟给自己点上。辛航的妈妈是东大法学院的系主任,辛航从能爬的时候就开始光屁股在H大校园里混了,用他的话说是闭着眼睛都能摸到H大女浴室后墙角的洞。所以他对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没有萧天这样的反映,也许,这也算是审美疲劳吧。他对上大学唯一感兴趣的就是以后在H大校园里泡妹妹再也不用为自己还是高中生的身份招到骄傲的大学女孩子的白眼儿了。

“兄弟,你哪个寝室的?”

“113。”

“我靠”,辛航兴奋起来,“我也是113的,咱哥儿俩一个寝室的。

看着眼前这张充满沧桑幸福的脸,萧天乐了:“你好啊,我叫萧天。”

推开113寝室门前的一刻,萧天已经做好了理想与现实激烈碰撞的准备:“这扇门的后面就是朕的另一种生活的开始,不知道展示给朕的是什么样的未来呢?”辛航倒是丝毫没有儿女情长,手一推,直接把那另一种生活展示给他们。寝室还好,H大的迎接新生工作做的比较到位,至少表面上如此。寝室的四壁被刚刷的白粉装饰一新,四张上下铺的床位排列的整整齐齐,唯一不协调的就是门口下铺露出一张颓废的大白脸,正在吞云吐雾。

“真TMD的背”,萧天不禁一皱眉,“靠,这个寝室不是都抽烟吧?”

在萧天和辛航进来之前,丁雷正在盘算自己在寝室里面能是个什么地位。听人说预科都是有体育特长生,刚才看到的那个赵大路和叫常果的都是和自己一个寝室的,两个人的身高都在180公分以上。特别是那个赵大路,将近190CM,又高又膀。虽然自己是练散打的,但是要拿下这么大的块头还真要费点儿工夫。正琢磨着,推门进来的萧天和辛航又让丁雷脆弱的心灵经受了一次蹂躏,“我靠,老夫休矣!”——走在前面一脸沧桑的黑胖子如果不是水泊梁山黑旋风李逵的后代就是黑猩猩的基因突变;后面那个185的大个子虽然看起来蛮顺眼的,但是感觉很冷,尤其是刚进门就横了自己一眼。

丁雷一边心里默念我靠他妈看来老夫我的江湖地位危险了真是TMD天妒英才一边站起来,“哎,你好,老夫……我叫丁雷。”

“恩,你好,我是萧天。”

“哎,哥儿们,我叫辛航。”

“坐啊,喝点水不?”,丁雷很热情地招呼着,“我是第三个来的,在我前面是赵大路和常果,他们两个出去了。……他们是篮球上来的,我专业是散打,你们是啥呀?”

“哦,我是篮球。”萧天道。

“我也是。”辛航也说。

忽然,丁雷的面部表情凝固了,眼睛直直地盯着寝室的门,瞳孔深处闪烁着一种迫人的激动。萧天见过这种表情,高二暑假,他和父母去万梅山庄玩儿的时候,西门吹雪接到叶孤城的挑战书时就是这样的表情。

阴风,一股阴风,门一下子被撞开。说是被撞一点也不夸张,因为站在门口的男生实在没有多余的手去推门了,两只醒目的大箱子被夹在胳膊下。虽然穿著毛衣,但是仍然可以看到胸部肌肉惊人的隆起。

“哥儿们,这是111吗?”

屋里的三个人显然都被他的胸部所吸引,竟然没有任何反映。

“我靠,这小子真是牲口。”萧天认为这种夸张的胸部隆起完全属于非正常的发育,尤其是对于一个男生来讲。

“高手,这人绝对是一个外家高手!”丁雷的大白脸由于激动而近乎透明,好象突然被漂白了一样。

“最起码有D CUP!”辛航的思维还在围绕着东大的女生打转。

门口的男生显然对自己的胸部所带来的震撼效果很满意,嘴角撇了撇,他的确拥有傲人的本钱,也不断有商家正在和他积极联络,要他做婷美男人版的形象代言人。


多特收录文章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属非营利性,若收录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多特进行处理。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热点资讯